f2代国产抖音

   曹影在秦飞离开以后。

   落寞回到家中,躲在自己房间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又想起了和秦飞生疏接吻的那一幕。

   身体发热!脸蛋滚烫!

   她摸了摸自己有点肉肉的脸,内心又有点复杂。

   她在反思!

   自己是不是太过随便了。

   居然一动不动,像一根木头,任其轻薄,让秦飞这个臭小子亲了,还摸了。

   我是不是傻了。

   我当时就应该一巴掌打他的啊。

   我怎么能迎合他呢。

   哎,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情绪低落心里空虚吧。

   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

   对,鲁迅说过:女人在情绪低落或者空虚的时候,无论是身体或者思想都会出现松动,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这该死的秦飞,肯定是看过鲁迅的文章,很好捉住了这一点。

   臭流氓。

   不过那感觉真的很奇妙,狗头保命。

   曹影转念又想。

   不行。

   这秦飞肯定是想和自己谈恋爱的。

   刚才都不肯上车走。

   哼,想得美,况且学校明令规定是不允许谈恋爱的,现在的这个年纪好像也不适合谈恋爱。

   必须要冷落他一段时间再说。

   嗯就这样定了。

   .....

   另一边。

   秦飞在车上也是反思自己。

   为什么要急用这个“恋爱卡体验卡”。

   这回好了,拢共没几分钟,白白浪费了。

   不过亲都亲了,要是曹影要让自己负责怎么办啊。

   现在又不能谈恋爱了。

   这要变成人渣了啊。

   难受啊,系统哥,你啥时候再来一打“恋爱体验卡”啊。

   从曹影家回来以后,秦飞就足不出户,闭关读书,是因为快过年了。

   去别人家都是要带礼物的.

   秦飞身无长物,就不去献丑了。

   不过这段时间,秦飞本以为可以继续巩固一下和曹班的感情,所以经常发信息给她,没想到得到的反馈不多。

   好像比以前更冷淡了。

   呵呵。

   也好,省得说自己是负心汉。

   隔壁青梅竹马的村里小芳倒是登门拜访了几次,穿着新衣服,不是拿糍粑给秦飞吃,就是假装问寒假作业。

   一开始秦飞还是很友好地替她讲解一二的。

   后来发现她老是以热为由,解口了衣服扣子,露出一大片白白胸前雪花,还有意无意蹭秦飞的手臂。

   秦飞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秦飞对她肯定是提不起性趣的。

   毕竟有曹班这等美女珠玉在前,这乡村少女肯定入不了秦飞法眼了。

   当然这期间秦飞也没有闲着,在指导自己的妹妹作业的同时,自己也看了很多的看课外书,充实自己。

   凭借现在的学习能力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秦飞可以记住自己想要记住的一切。

   学习点倒是又积攒了不少。

   倒也不着急加上去。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大年的三十早上。

   昨天大哥秦海放假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妹子回来,小巧玲珑的,长相算是甜美,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勤奋,能干,呵呵。

   这妹子是大哥上车被车撞住院认识的护士妹妹。

   这也真是祸福相依了。

   家里都没地方睡了。

   以前秦飞和秦海是睡在一起的,现在也不合适,总不能三人行了。

   虽然自己不介意。

   .......

   秦飞只能睡在客厅了。

   天还未亮,母亲就把秦飞给揪了起来。

   “妈干嘛啊。”

   秦飞看到窗外还是灰蒙蒙一片,太阳公公都还在睡觉,当然不情愿起来,拉被子又睡了。

   昨晚可是很晚才睡着。

   “你快起来,跟我去拜神。”母亲说的拜神,就是每逢过年过节,每家每户都要杀鸡宰鸭去拜那些住在庙里的泥人。

   这是这个村子的历史流传下来的风俗,也可以说是封建社会留下来的陋习,不过相信全国都是存在的。

   秦飞作为一个被社会主义熏陶过的新时代接班人,当然对这些封建迷信活动是嗤之以鼻,甚至是深恶痛绝的。

   所以秦飞就毅然决然就说道:“妈,我不去,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才不拜他们这些妖魔妖怪咧。”

   “呸,胡说些什么啊,快呸口水,重新说过,真是年少不懂事,神灵怎么能亵渎呢...”

   母亲是一位被封建迷信迫害很深的妇女,家里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母亲都要告知这些神,求得神的保佑。

   遇事不决不是先找人商量,而是去找一些神棍指点迷津,也不知道这些神棍哪里考的证书,忽悠人起来一套套的。

   所以母亲听到秦飞出言不逊,侮辱对心中的神,又惊又怕,生怕神灵怪罪于秦飞,家门不幸。

   所以。

   母亲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说我儿年纪尚小,不懂礼数,请众神不要见怪之类的。

   秦飞实在是无语。

   也不管母亲,又躺了下去。

   但是又母亲被拉了起来,恶狠狠说道:“今天你必须跟我去拜神,没有他们你怎么考得上市一中,以后还要不要考大学了。”

   “妈,我考上市一中,跟那几个泥人有什么关系啊。”秦飞也是无语了,靠这些妖怪?别逗我了,自己靠的是系统。

   “怎么没关系,要不是我每次拜神都给你祈福,你怎么会一下子就时来转运,开窍了呢,别说了,快跟我走一趟。”

   母亲一直都认为秦飞的崛起是因为有神灵保佑,所以对这些神灵是更加的恭敬了,今天杀鸡都是挑最肥的最大的来杀。

   “我不要啊,我不要。”秦飞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

   “小飞,你就跟你妈去,帮你妈拿点东西,你妈身子还没全好,你帮下忙怎么了。”父亲秦大富也来劝告了。

   父亲一会还要去买对联,没菜之类的...

   今天大年三十,有得忙。

   “行吧,不过事先说明,我去可以,但是我绝不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秦飞拗不过自己的父母,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

   “行行行,快点起来刷牙,我下去等你。”说完母亲就去准备香纸蜡油之类的贡品了。

   “也不用这么早吧。”秦飞纳闷了。

   “早才有诚心,心诚则灵,而且早是有优势的。”母亲真是中毒太深了,秦飞还不知道优势是啥。

   秦飞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爬了起来,慢吞吞洗脸刷牙,心里还咒骂这该死的封建迷信害人不浅,害自己连觉都睡不好。

   下来的时候,母亲早已装好了篮子,站在客厅等待多时,还把秦飞骂了一顿,说他做事拖拖拉拉。

   秦飞帮忙提着篮子,篮子有一只鸡,四碗米饭,还有很多香烛蜡油纸钱之类东西,然后跟着唯唯诺诺母亲上路了。

   秦飞和母亲要拜的神庙有四处,分别分布在村子东南西北的角落,据说这个是请了著名风水大师来选的神祗。

   很有讲究。

   他们说秦家村的几处龙脉就是途径这四处,这四处也是村里重要的穴位阵眼,风雨雷电四处神灵坐镇于此,可保秦家村永世繁荣昌盛。

   风调雨顺。

   呵呵。

   秦飞记得有一次村子里发大水,四处的神庙都被大水冲了,神灵的泥身都融化了,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还保佑个屁啊。

   虽然村中之中纷纷出钱重建神庙,出钱多的人还被大肆表扬,刻在功劳墙上被永世铭记。

   不过捐钱最多的一人,没过几天就车祸去世了。

   ....

   从此秦飞就知道。

   这些个神灵都是一坨废土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故而再也没了敬畏之心。

Category(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