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破解网

虽然林愁的的确确非常非常的心疼那些无辜被冻成冰坨好几秒的火腿腊肉等等等,这一下肯定是不能吃了吧?

但愿赌服输嘛,赔钱是不敢要了。

酒,还必须要给。

三彩蛇酒醇香依旧,但也只是陪衬,而五彩蛇王酒,才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有道是,

茶倒七分,人情三分;

酒斟十分,满酒敬人。

在杯中存七分满的三彩,再倾入略显粘稠的五彩蛇酒七钱,恰好是满满一杯。

两种酒液在杯中并不相融,五彩蛇王酒在酒杯的最中心处凝成琥珀色、泪珠状的一滴,分界线极其明显,摇曳的酒液中就像是欲要绽放的一颗熠熠明珠。

“这怎么可能?”

林愁笑笑,“只是酒的浓度不同而已,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可爱伊人

冷涵接过酒,毫不犹豫的倒进嘴里,然后立刻皱其了剑眉,眼中都激起了一丝润泽,随后一口咽下。

“咳咳咳….”

林愁看出来了——她根本不会喝酒。

酒一入喉,醉意已经上头。

冷涵整个人都从躯壳的最深处透出滴血一般的鲜红,像是肚子里装了个小火炉。

不用林愁说,她转身就往门后冲去,看来上次吃的亏让她记忆尤深。

林愁挠挠头,自己是不是该在后山搭个澡堂子?

“滴,建议通过,淋浴间已纳入建造名单,标配卫生间已纳入建设名单,明日营业前可开始使用。”

哎哎哎,这怎么还带性别歧视的呢。

“卧槽。”

“卧槽,就没了?”

林愁有点不乐意了,自己去嘘嘘一下还要爬上爬下。

就不能通融通融,咋说咱也是个老板,得有点特权不是?

“龌龊。”

“…”

林愁反应了半天,MMP!

好一会,冷涵才缓步走了回来,脸色有点惨白,整个人都透着疲累,摇摇欲坠。

沉默了好一会,才道,

“本来是想问你用什么兵器的,高师那里还欠我两个名空出来的锻造名额,本来我也用不到了的。”

林愁挠挠头,

“呃…我…应该是用…呃…擀…对,狼牙棒,我是习惯用棒的,还有铲,不过,我也用不到啊,我有!”

赵子玉惊讶的张大了嘴,和吴恪异口同声道,

“愁哥你居然没有说菜刀哎!!”

“…”

事实上,每个狩猎者进来的时候,都会偷偷的打量那三样东西,或许一直以为是个装饰品来着。

冷涵看了看墙上的那造型极端怪异的“三件宝”,先是皱皱眉,

“你的力量用钝器,很……..聪明。”

冷涵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好评词语。

赵子玉偷笑,他可是听沈峰说过,林愁那“流铲”的厉害,差点把沈峰吓得生活不能自理。

至于钝器么,

钝器,泛指五仁…啊呸,无刃无尖质硬的物体。

斧、锤、棍棒、神器板砖还有诺某亚都属于钝器之列。

钝器被用作武器时、尤其是重型钝器,巨大的打击能力面对一般的盔甲,效果往往是摧枯拉朽的。

力量、冲击、杀伤、震撼往往是钝器的代名词。

在古代,擅用钝器的高手在战争中,永远是一马当先一往无前一夫当关以及一去无回一了百了一路哭声。

咳咳。

大灾变后,基本上已经可以称之为冷兵器时代,但钝器依旧没什么市场。

太过笨拙,在荒野上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往往消耗的体力会过于巨大。

当然山爷要是在这,肯定会对此产生异议,这货从来就是两把板斧砍到死,甚至有以三阶之力砍翻四阶的彪悍战绩。

而且还能举个现成儿的栗子给林愁反问,就沈峰那锒铛货,不也靠一对老拳捶到黑么,也算是钝器吧,比老子还LowB。

冷涵眼睛一亮,“据说高师用山犀的巨角打造了一柄多棱页锤,我去给你取来。”

“等等等会,多棱页锤?山犀?就秦之埅大人放翻的那个?”

冷涵点点头,

“对,就是那头山犀的巨角,我小的时候还爬上去玩过,印象中应该有几十米粗细,高师费尽了心力还有许多罕见的金属和异兽材料才将它打造成长短一米九二、重一万四千四百公斤的页锤,整个基地市敢把它拿起来比划比划的人都没有几个。”

“为什么?”

冷涵低了低头,脸上有点红,

“高师说,佛渡有缘人,这页锤有了灵,重量暗合人每日夜的吐纳之数,一般人用不得,会遭天谴。”

WTF?

林愁一百个不信,赵子玉和吴恪也连连撇嘴,一脸鄙夷,显然是听说过什么。

冷涵抿着嘴,“高师要价三斗三升三纯净黄金。”

“噗。”

林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现在,就在大灾变后的今天,别说三斗三升米粒黄金。

就是想找到根金丝儿,那都得到海底下、地下遗迹里去挖,地貌巨变可不是说说而已。

以那些地方的危险性,想想冷涵的经历,谁敢去?

银矿基地市好歹还有那么半个,金矿么,毛都见不到半根。

最初大灾变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从人、活尸的身上搜罗点金首饰什么的。

这都两百多年过去了,存货早都被耗完了,至于用途么,问问科研院那帮倔驴或许还能找出点蛛丝马迹。

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大概是个什么概念呢,按大灾变前的计量单位,那就是两万两。

大灾变当年的最后金价是三百零一每克,那就是1.92个亿。

一点九二,一米九二,还很好换算的,一厘米一百万。

林愁哆嗦一下,高师这还真是一锤子买卖啊。

以现在的稀缺程度,三斗三升黄金换算成流通点的话,唔,大概能把基地市买下来一个城区。

“恩,子玉走,跟我回基地市!”

没等林愁和子玉少爷反应过来,冷涵拎着赵子玉快步走出了门。

“…”

林愁有点晕乎乎的,那个谁,您这,好像还没给钱呢吧?

算了算了,自己都跟着吃了,再说,火腿都是自己扛回来的,也不值钱。

林愁努力平复了很多次,表情依然沮丧。

妈呀,好心疼啊!

Category(s): 未分类
Tags: